湖南幸运赛车的规律|湖南幸运赛车开奖直播
設為首頁 頭部信息

老兵丁發有的家國情懷

2014-11-25 15:33:11 來源:中國現代網

  編者按:“老兵”——被社會廣為關注的詞,已成為時代的印記留在了歷史的今天。而今,他們早已過古稀之年,在世者多數生活平淡、默默無聞,仍保有一顆對祖國和人民的赤子之心。老兵曾用生命捍衛時代的尊嚴,注定時代不會忘記……

  在河南省南陽市的東南部,千里淮河的源頭,有一座寧靜的城市——桐柏。這里是著名的革命根據地,是中共中央中原局、中原軍區、中原行署所在地。電影《小花》講的就是發生在桐柏的革命故事;去年,電視劇《桐柏英雄》的熱播,更引起了社會對這個革命老區的關注。

  

 

  丁發有和老伴

  丁發有,現年87歲,土生土長的桐柏人。初見老人身材瘦小卻很硬朗,地道的農民模樣;由于年事較高,聽力和視力衰弱,但臉上的鄒文卻顯得滄桑有力。聊起打仗的事,老人豎起耳朵聽的很認真,他抬起微微顫抖的手說:“1947年12月我參加中國人民解放軍,從此改變了一生的命運。”

  戎馬生涯 為國為家

  1928年,人民群眾仍受到三座大山的壓迫,國家戰亂,尸殍遍野,民不聊生……丁發有就出生在當時一戶貧苦的農民家庭。為了不被餓死,他6歲時就開始給地主放牛,多次因偷地主的饅頭給快要餓死的妹妹吃被發現而遭到毒打。伴隨著童年的陰影,懵懂的丁發有也漸漸產生了反抗壓迫的情緒。那時,他內心最大的夢想就是自己和家人能吃飽飯。

  1947年,丁發有18歲,已是年輕力壯的小伙子,當聽說中國人民解放軍是人民的軍隊,可以推翻壓迫,解放勞苦大眾,他感到全身充滿力量,認為兒時的夢想可以實現了,只要推翻壓迫,就不用再為吃飯發愁,遂毅然決然加入了中國人民解放軍,成為了一名光榮的戰士。也是從那時起,丁發有開始明白:有國才有家,國富民強的道理。

  當問及參加的戰役時,丁發有臉色略顯黯然,當年他被分在地方兵序列留在了桐柏,大部隊打過去后,地方兵留下來給國民黨殘余打,保護戰爭果實。“我們地方兵一樣打的很英勇,一樣戰斗慘烈。”他開始變得激動,“1948年,在從固縣鎮到吳城鎮轉戰過程中一位戰友腹部中彈,腸子流出一米多長,衛生員幫他把腸子順進去,沒有麻藥,沒有繃帶,用手捂住傷口,依然要堅持戰斗,直到活活疼死……還有一次,在平氏鎮連續幾十場的拉鋸戰之后,戰士們筋皮力盡,決定原地休息吃午飯,剛剛打開自己兩天前毛巾里裹著的米飯團,連長喊有敵人,只聽“碰”一聲槍響,吹號員剛舉起手里的沖鋒號,就倒在了小土堆上……”丁發有的語氣帶有傷感但眼神很堅毅,他說:“我們的指揮長牛德勝告訴我們,軍人就要把命交給國家和人民。”

  丁發有是幸運的,走過槍林彈雨后更加理解了活著的意義;同時他也是幸福的,能在自己灑下熱血的地方看著后人的成長。這讓筆者想到艾青的一句詩:為什么我的眼中常含淚水,因為我對這土地愛得深沉。

  國家建設 一馬當先

  新中國成立后,丁發有被區人民裝部任命為固縣鄉民兵營長,他深知人民當家作主來之不易,帶領民兵搞好操練,保障生產,努力工作,并多次在省、市、縣級民兵軍事大比武中獲得優異成績。

  經歷過戰爭的年代,人們心中都住著一位“英雄”,在丁發有看來,那時人們對英雄的定義簡單而純粹,誰能為人民謀福利,誰能舍生取義誰就是英雄。在一次全省民兵英雄代表大會上,他見到了自己心中的英雄——狼牙山五壯士成員之一的宋學義。丁發有回憶:那次會議在河南省軍區大禮堂舉行;他驕傲的說:“宋學義可是大英雄,全國人民都知道,那時我就想一定要和這樣的大英雄好好說說話。”功夫不負有心人,散會后,他在靠近廁所的禮堂東門口等到了宋學義,并在禮堂會場與英雄短暫交流,臨行握手告別。他還記得當時給宋學義倒了一杯水,裝水的茶缸上面有毛主席的頭像……

  1958年,全民大煉鋼鐵運動開展,丁發有申請被調到鋼鐵廠工作,同年秋天光榮加入中國共產黨,后轉為基層黨政工作。

  1966年春天,丁發有被選拔為先進黨員代表由時任桐柏縣委書記帶隊,赴鄭州受到了國家主席劉少奇的接見。回來不久,趕上文化大革命爆發。

  沒有上過一天學的丁發有,始終相信邪不壓正。他說:當年南征北戰都沒死,不相信會死在自己人手里。他告訴子女們,做人一定要對得起自己的良心。當時,子女考學、當兵都需要組織推薦,丁發有主抓黨政,卻沒有把機會留給自己的孩子,最終,沒有逃脫被批斗的結局……

  時至今日,老人家四世同堂,七個孩子都在農村,提起父親當年不為子女考慮的事,還都頗有情緒,但從情緒里能感受到他們的內心對父親充滿敬意。

  自食其力 死而后已

  在桐柏縣固縣鎮老汽車站的東南角,有一個賣刷把的老漢,十幾年如一日,和老伴一起推著鐵架子車日耕而作日落而息,這個老漢就是丁發有,已近90高齡,早已老眼昏花,由老伴擔負起自己的生活起居。人們很喜歡光顧他的生意,不是因為老人看不清人民幣,而是源自內心的敬重。老人笑著說,現在生活水平提高了,用刷把的人也越來越少了,準備改行呢。

  如今,丁發有拿著退休干部的工資,得到黨和政府的關懷照顧,子女也都孝順,面對人們的不解,他沒有解釋,只是會在每一個陽光明媚的清晨,和老伴一起迎著朝陽拉起自己的小貨攤,留下了日漸佝僂的背影和越發蹣跚的腳步……只是多了一條忠實的小狗伴隨兩位老人左右,丁發有給小狗起名叫“黃黃”,稱其是自己的“警衛員”,并進行“軍事化”管理。

  

 

  丁發有手拿南陽市民政局發給的優撫對象證

  丁發有認為:人活著就要有價值,只要有一口氣,只要還能動,就應該自力更生。

  他鏗鏘有力的說:“我現在有政府管著,有吃有喝,但是農村還有一些老人生活艱難、看不起病,我自己掙錢能幫助別人就幫助一點,這也是作為一名黨員和軍人的責任。”他也是這樣教育兒子的,他給四個兒子分別起名為:兵、國、軍、民,意在表達:當兵就要保家衛國,軍民團結,永遠把人民的利益放在第一位。

  丁發有依然記得當年參加軍事訓練的口號。在筆者的要求和配合下,他神氣的當起了指揮官,先是摘掉老花鏡,面容立刻嚴肅起來,并攏腳后跟,用力挺起胸膛,雙手使勁貼在褲縫線上,努力做軍姿狀,由于上了年齡,動作做的很艱難,整個人看上去緊繃著,甚至有點滑稽,老人很認真的說:平時我說話有揮手的習慣,訓練中可是堅決不允許的。“全體都有,稍息、立正、向左轉……”老人一激動,忘了動作,揮起手解釋著。為了緩解尷尬,他唱起了軍歌作為補償:“轟隆隆、轟隆隆,一炮兩炮像刮風,我們是光榮的野戰軍……”陽光灑在老人身上,仿佛是一座豐碑,讓人肅然起敬。

  采訪快要結束,我靜靜的看著面前的這位老兵:帶著一副老花鏡,鼻子高高的,印堂發亮,說話時顯得精神矍鑠,瞬間一股暖流涌上心頭,想起一位抗日老兵說的一句話:我們不怕死,只是怕遺忘。

  相信每一個愛這個國家的人,都希望得到祖國母親的認可,“老兵”——共和國的脊梁,他們用生命換來了我們今天的幸福生活,我們怎么會遺忘?我們怎么能遺忘!

  如果有一天,我和普通人一樣老去,當拉起老伴的手,是否會想起眼前的老兵……

  后記:丁發有身份證名為“丁法有”,老人說:祝福祖國永遠奮發圖強,人民富有安康。固要求筆者寫為“丁發有”。

湖南幸运赛车的规律 百人棋牌皇家炸金花 时时彩组选包胆 三肖稳中六码 网易彩票快3大小单双玩法技巧 11选5任三技巧 登陆好运来彩票 北京pk106码2期技巧 新人注册送的lg平台 江苏骰宝平台 皇家娱乐平台