湖南幸运赛车的规律|湖南幸运赛车开奖直播
設為首頁 頭部信息

河南寶豐:虛無判決讓老校長蒙冤十幾載

2015-01-15 17:05:10 來源:中國現代網

  “公正”是司法的靈魂,然而,寶豐縣人民法院審理的其中一個刑事案件---判處河南省寶豐縣一學校原校長張元錄犯貪污罪有期徒刑一年,緩刑兩年執行的《(2003)寶刑初字第14號刑事判決書》卻讓人倍感寒意!因為判決的依據僅僅是當事人“被強迫的供詞”,并沒有任何能證明其有罪的有效證據;然而離奇的是當事人申訴時卻被告知該卷宗已不知所蹤,但更為離譜的是該法院檔案室的《卷宗》目錄上“(2003)寶刑初字第14號刑事判決書”上的當事人姓名竟然不是張元錄,而是另有他人。如今,自感冤屈的張元錄向有關單位進行申訴,要求法院還其清白、并幫其恢復黨籍。

  

\

 

  申訴人張元錄的判決書

  事件回放

  1997年秋,身為平頂山市寶豐縣趙莊鄉二中校長的張元錄,在學校經費困難無錢繳納書報費用時,自己墊支了課本及報刊款8766.4元,后打算以學校名義向信用社借款,但未得到信用社同意,就以個人名義兩次借款共9000元,后將該借款條給學校總務下賬,并給總務寫了欠學校233.60元的欠條,讓總務從其工資中扣除。1998年8月20日學校歸還了信用社本息9819元。1998年8月25日信貸員阿某交賬時發現利息計算錯誤,無法入賬,于是重新計息,重開一份9585元的收回貸款憑證,退回了多收的234元利息,計息錯誤的“9819元”單據信用社本應收回銷毀,但未收回。(有信用社的證明和阿某的證明為據),后來,這張“9819元”的作廢單據就成為張元錄貪污的“罪證”。

  

\

 

  信用社出據的說明

  為保命違心“認罪”

  2002年春,張元錄因被舉報貪污受到寶豐縣檢察院的審查,檢方經過一番調查,認定張元錄有貪污學校公款歸己使用的犯罪嫌疑,隨即將張元錄受審關押。

  同年5月30日,辦案人收到張元錄提供的學校總務寫的《書款書本平衡表》、教育辦報刊款暫收條、學校總務的《收支情況》,訂報刊單據等的復印件,可是辦案人一定要張元錄交出訂報刊的原始單據,張元錄把訂報刊的原始單據給了辦案人,并在張元錄的要求下,辦案人給張出具了提取訂報刊原始單據的提取筆錄。

  十月份第二遍查這筆賬時,張元錄一時間找不到了這個原始單據提取筆錄,為此辦案人不承認有原始單據和為學校訂書刊之事,也不認可其他證據,并以張元祿沒交訂報刊原始單據、誣陷檢察官為由要挾張元錄,要求張元錄“承認其貸款是用于個人,這樣可以判緩刑,如果張不承認的話就以誣陷檢察官罪判張元錄實刑”。

  同年12 月24日張元錄

  被一紙公訴書送上了法庭。張元錄說:“在當時查辦此案的過程中,辦案人員采取饑餓、困覺、侮辱、諷刺等種種手段逼迫我承認有貪污學校公款的事情,然而卻對我提供給辦案人員的有力辯解證據置之不理,不承認我曾提供給辦案人的原始證據;我因當時已經三天四夜沒休息好了,再熬下去,我怕死不了也會成精神病,當時又牙疼又精神恍惚,一時間想不起辦案人員給開具的提取筆錄具體放置在什么位置了,辦安人員就說我在誣陷檢察官。”

  張元錄還反映稱:在受審過程中我曾氣憤的對辦安人員說:“我知道我沒貪污,你這樣逼我就不怕辦錯嘍?”辦案人員說:“就允許有錯案,… …錯嘍有領導負責”。

  “我想只要能保住命就有弄清問題的希望,為了保命,我只好按辦案人教的話‘供述’了。一番‘車輪’戰術審下來,我真的‘扛’不住了,因為我不想就這樣被‘整死’。后在開庭中,我想要找個辯護人,而主管此案的副院長卻不讓我簽字、不準我找辯護人、不準我‘推翻供述’、 還說‘如我不推翻供述了就判’虛刑’,如果我想推翻了就判’實刑’”。

  喊天天不應的張元錄就只能按照辦案人的要求“承認”指控的罪狀,庭審中,除了張元錄本人的“供述”外,再也沒有其他任何能夠證明張元錄有罪的證據,但最終法院還是做出了有罪判決,張元錄還為此被開除黨籍。

  申訴“現”端倪

  張元錄重獲自由后,在收拾家中書籍時,無意間發現了當時尋遍各處卻毫無蹤跡、但卻足可證明自已清白的被辦案人員提走原始單據的提取筆錄。

  

\

 

  辦案人員從張元錄處提取原始單據的筆錄

  自感“冤屈”的張元錄,于是便于 2006年3月,開始向寶豐縣法院、紀委等單位申訴,并于2008年11月12日進京上訪,然而卻被寶豐縣法院告知《卷宗》“找不到”了,但更讓人料想不到的事情是:檔案室的《卷宗》目錄上(2003)寶刑初字第14號刑事判決書中當事人的姓名竟然不是張元錄,而是另有他人。如今,張元錄向有關單位提起申訴,要求法院還其清白,并要求為其恢復黨籍。

  但自張元錄申訴以來,寶豐縣法院院長、副院長、馬庭長及原審判長曾多次找張元錄和張元錄的親戚協商:說愿意賠償損失,但就不愿改判。

  以下是 寶豐縣人民法院院長井某、原審判長張某與申訴人張元錄談話的部分內容(有錄音為證)

  一、張元錄與井院長談話摘要

  時間:2010年5月13日上午12:00前后

  地點:在井院長辦公室

  張元祿:井院長,我提出的是法院判錯嘍,撤銷(2003)寶刑初字第14號《刑事判決書》的判決,法院不錯嘍給我寫一份“駁回申訴”。

  井院長:我現在開誠布公的給你說,卷宗沒找著,叫張審判長(原審判長)停止工作找卷宗,至今沒找到。……現在你要堅持查嘍,恐怕張原審判長的飯碗就砸了。原始卷找不到,但有復印件,也有賬目可查。到目前卷宗沒找到。按正常情況嘍不應該找不到,……這是我們內部管理問題,……是內部問題,……要復查嘍只有靠復印件,……

  張元錄:叛錯嘍給我糾正,不錯嘍寫“駁回申訴”。

  井院長:下星期二正式答復老張,……如果我不在家嘍找付院長,……

  二、張元錄與原審判長張某談話摘要

  時間:2010年5月14日上午

  地點:張元錄住處(寶豐縣楊莊鎮范莊村)

  原審判長張某:最近身體啥樣……最近生活上有啥困難……我這一星期沒上班,我工資領出來了,給你倆錢……

  張元錄:卷宗中根本沒有我貸款用于個人的證言,也沒有報銷的證言,根本不應該判我有罪……

  原審判長張某:你要是追查嘍,人家要處理我。處理嘍不是一般的處分,那就是開除哩(邊哭邊說)。我上有七八十歲的爹娘,下有幾歲的小孩……要是開除嘍,日子都沒法過了,……

  張元錄:原始卷宗到底弄哪了。

  原審判長張某:原始卷中找不著了,這是事實。原始卷宗我不知道弄哪了……但責任是我的責任,開除、判刑都是我的事。張老師的工資和學校欠張老師的錢,那幾樣錢能給張老師解決嘍,會好說些……我會有活路……(又哭著說著)。張老師如能在經濟上接受補償嘍,我愿意出錢。你只當是可憐可憐俺娘倆……法院不管算了,我愿意出錢,只當咱是個親戚。(又哭著說著)

  張元錄:你是受人指使判我罪的,你也是受害人,……

  原審判長張某:害你的人就是想害我哩,……倒是你替我說話啦,……想說啥嘍你給井院長說說,……

  張元錄:法院不講信用,拖著不辦,叫你當替罪羊,我很同情你。

  原審判長張某:這個事追嘍就追住我啦……

  張元錄:我考慮考慮再說。

  

\

 

  從“平衡表”摘抄下來的98年書款收支情況和學生捐款用向

  本案評析:從申訴人手里拿著的這份刑事判決書不難看出,法庭是依據公訴機關對被告人的指控及申訴人所謂的“供述”而定案的,然而更讓人無法理解的是法院檔案室里檔案目錄上的“第14號”當事人竟然不是申訴人的名字;難道是法院工作有失誤?還是有其他原因呢?法院院長及原審法官既然都承認案卷丟失了,哪么檔案室的“14號刑事判決書”又從何談起呢?法院派人向申訴人賠情道歉,提出愿意賠償損失,要申訴人說個賠償數,但又不重申此案,還以(2009)113號寶豐縣人民法院文件的形式向寶豐縣人大說明此案并沒過錯。這又說明了什么呢?既然沒錯,還賠什么償呢?看來“趙作海冤案”的教訓,在寶豐法院并未引起重視。(張良 曹慶開)

  本文來源:中外法制網

湖南幸运赛车的规律 下载大公鸡七星 北京福彩快三 时时计划软件app 足彩6场半全场预测 上海时时乐组三技巧 5分赛车规律 pk10如何看走势图 36o购彩大厅 大地58彩票下载 港彩公式规律交流论坛